印度药企入局,国内仿制药企突围遭夹击
发布日期 : 2019-11-13 18:30:59 点击 : 3353

9月25日,联盟地区药品集中采购的结果公布。

此次联盟收购共有77家企业。有45家企业和60种产品可供选择。与联盟地区2018年的最低采购价格相比,所选价格将平均下降59%。与“4+7”试点中选择的价格水平相比,平均降幅为25%。

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一家上市制药公司的人士表示,该公司提交的投标价格略高于成本,利润也略高。然而,它没有赢得联盟收购的投标。“在4+7批量采购中,中标价格已经大大降低。这一次,该公司的利润率真的很有限。”

至于9月24日的竞标以及拟议中的竞标结果,一位行业官员对《证券报》记者表示:“赤脚不怕穿鞋。”对于一些市场份额小的企业来说,一旦中标,产品的市场份额就会增加。对于一些市场份额较大的企业来说,一旦投标失败,市场份额就会降低,业绩也会受到影响。

东方高盛执行董事曲荣在接受《证券报》采访时表示,联盟采购的落地标志着中国医药行业的新常态,这种格局将发生根本性变化。

印度制药公司加入

仿制药模式的竞争加剧

外国制药公司的进入,特别是印度制药公司的进入,加剧了联盟地区集中采购药品的竞争。

以奥氮平片为例。在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中,奥氮平片的唯一中标者是江苏豪森药业集团有限公司,规格为(10毫克*7片),投标价格为67.51元。

9月25日,联盟地区拟议集中药品采购结果公告显示,印度制药企业雷迪博士实验室有限公司(印度雷迪博士实验室有限公司)的奥氮平片(10毫克*20片)以123.8元的价格中标。此外,齐鲁制药有限公司奥氮平片(10毫克*14片)以34.72元中标,江苏豪森制药集团有限公司奥氮平片(10毫克*7片)以43.6元中标。

这意味着江苏豪森在联盟区的这次聚会中再次降价35%。降价的原因是竞争对手已经进入市场。

渤海证券认为,早上有传言称印度仿制药巨头对开拓中国市场感兴趣。这份入围名单证实了这一事实。印度制药公司给华为本已微薄的利润增加了不确定性,但很难在国内仿制药市场销售。

此外,外国制药公司也有许多品种的进货。此外,这些外国公司也有相对较高的价格下跌。

国源证券发布的研究论文认为,在中标的非排他性规则下,原来的药物研究企业再次赢得了机会。最初的研究企业可能会发现很难继续放弃中国市场,一些企业已经开始战略性地处理批量采购。中国患者的数量和市场的扩大以及可及性的提高,即使是最初的研究企业也难以放弃。辉瑞和诺华分别成立了浦强和山德士,以战略性地重启普通药物在中国的运营。然而,在这次批量收购中,外资企业和印度企业将逐渐加入战争,当地企业将面临更严峻的共性挑战。

华海制药和其他获奖者

许多企业产品未能赢得选举。

据了解,联盟区包括山西、内蒙古、辽宁、吉林、黑龙江、江苏、浙江、安徽、江西、山东、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广西、海南、四川、贵州、云南、西藏、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包括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联盟区内4+7个城市除外。

"与4+7批量购买相比,此次联盟购买意味着更大的市场."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制药公司必须尽一切努力应对这一变化。"如果你不参与,你将失去这些市场."

9月24日晚,华海制药、京信制药、广胜堂、现代制药和巴解制药等上市公司提前宣布了有意中标的消息。

华海制药再次成为a股系列的赢家。华海制药有限公司发布的公告显示,该公司已批准7种仿制药,包括厄贝沙坦片、厄贝沙坦氢氯噻嗪片、赖诺普利片、利培酮片、氯沙坦钾片、盐酸帕罗西汀片和福辛普利钠片,这些仿制药由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对其质量和疗效的一致性进行评价。

华海药业表示,该公司2018年将奖励的上述7种产品的国内销售总收入约为718.5481亿元,约占该公司2018年销售总收入的14.1%。

华海药业介绍,此次集中采购是基于国家组织的2018年12月在“4+7”城市集中采购的25个获奖产品的跨区域联盟药品集中采购。在实施方面,要求联盟区域内的医疗机构在集中采购时优先选择品种,并确保商定的采购量完成。与此同时,公司此次的中标价格略低于4+7城市的中标价格,具体取决于联合采购办公室公布的价格。如果公司随后签订并实施采购合同,将有利于进一步扩大相关产品的销售,增加市场份额,促进公司国内市场的发展,增强公司的品牌影响力,并对公司未来的经营成果产生积极影响。

京信制药有限公司发布的公告显示,在联合采购开标和评标后,公司参与投标的左乙拉西坦片和头孢呋辛酯片两种药物中标,而罗苏伐他汀钙片和苯磺酸氨氯地平片两种药物未中标。京信制药表示,该公司未能中标罗苏伐他汀钙片和苯磺酸氨氯地平片,对这两种产品随后的销售扩张产生了更大的不利影响。公司将继续积极推动上述两种产品在其他市场的销售推广,同时加大其他产品的市场开发和新产品开发,以减少这两种产品投标失败的影响。

对此,《证券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北京新医药公司东密办事处。该公司的员工告诉记者,该公司将在未来从零售渠道扩大罗苏伐他汀的销售。此外,该公司的许多产品已经通过一致性评估,并将通过其他产品逐步弥补瑞舒伐他汀的影响。

同时,一些成功的制药公司在4+7批量采购中失败了,包括郑达天晴恩替卡韦分散片、新力泰硫酸氯吡格雷片、辛cere蒙脱石散等。

联盟区域药品集中采购对相关上市公司的影响仍在继续。例如,9月24日,华恩制药和京信制药的股价跌破极限,新力泰股价下跌9.4%。9月25日,京信制药股价再次下跌8.61%。新立泰下跌9.05%。

在挑战下

转型还是创新?

外界已经预料到这次联盟聚会对制药业的影响。

“未来,公司是否会再次招标,是否会继续降价,取决于未来的市场情况。我相信政策会相应调整。”一家不成功的上市制药公司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根据渤海证券发布的研究论文,随着国内仿制药降价的逐步推进,整个医药生态正在发生深刻变化。数量换价格不是一个长期的解决方案。面对新的模式,地方医药企业应在营销布局、研发战略、产品定位等方面寻求转型发展。

据flush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45个生物制药行业的研发支出超过1亿元,而去年同期为38个。

“在国家鼓励创新的背景下,制药公司增加创新投资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创新成本也在增加。”一位上市公司官员认为,对制药公司创新研发的评估取决于其创新效率和研发渠道。

“许多制药公司知道变革和创新,但他们不知道如何去做。”上述专业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创新很重要,但创新研发也面临长期、高资本投资和高研发风险。

资料来源:《证券日报》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广西11选5 云南十一选五投注 湖北快3投注 江苏快三 幸运农场下载

© Copyright 2018-2019 detokfiforlif.com 李二梅度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